当前位置:主页 > 168b开奖现场 > 正文

女辅警和公安局长是情人关系瞒着局长收受50万元!法院宣判来了

发布时间:2022-05-19作者:admin来源:本站原创点击数:

?

  【指控事实】公诉机关指控,2017年年初,被告人杨某在YN县公安局指挥中心任辅助警期间,与时任YN县公安局局长刘某(另案处理)发展为情人关系。2017年6月21日,临沂顺发食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高某2因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被YN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23日,高某2之子高某1(已判刑)通过时任YN县公安局特巡警大队二中队队长李某(已判刑)找到被告人杨某,请托杨某为高某2办理取保候审,杨某称需要找YN县公安局主要领导(刘某)办理,同日下午,杨某向高某1索要人民币50万元,后杨某通过给刘某发短信、打电线办理取保候审的意思,但隐瞒其向高某1索要钱财的情况,亦未将钱送给刘某;6月24日晚,刘某因杨某等人“打招呼”及高某2身体等原因,违反公安机关程序规定,安排他人为高某2办理取保候审,高某2于6月25日凌晨1时许被释放;6月29日,高某1因涉嫌行贿罪被YN县人民检察院立案调查,杨某向高某1索要50万元一事案发,同日刘某得知此事要求杨某退款,杨某将50万元退还给高某2,并按照刘某的指示让高某2将收到条日期提前至6月27日。2020年7月23日,被告人杨某被莒南县监察委员会留置,后高某2上缴高某1向杨某行贿的50万元。

  【指控罪名】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杨某作为与国家工作人员关系密切的人,通过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请托人财物,数额巨大,应当以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量刑建议】被告人具有坦白、认罪认罚的法定从轻处罚情节及认罪态度好的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建议判处被告人杨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被告人意见】被告人杨某对指控事实、罪名及量刑建议没有异议,同意适用简易程序,并签字具结,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

  我是2016年7月到YN县公安局工作以后才认识的杨某,2017年发展为情人关系。

  2017年五一小长假前后,YN县公安局陆续接到举报反映YN县顺发食品厂生产灌水猪肉,在掌握了大量事实证据的情况下,将此案列为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食品案立案侦查。6月22日下午,顺发食品厂老板高某2被刑事拘留。其子高某1为了给高某2办理取保候审,就找到杨某,给杨某送了50万元现金,还给当时负责该案的县公安局特巡警大队长蔡某送了20万元现金,这些事之前我都不知道。2017年6月24日,我们给高某2办理了取保候审,给高某2办理取保候审一是因为他身体不好,确实符合取保条件;再一个当时高某2家里除了找杨某,还找了不少人打招呼。给高某2办理取保候审前,杨某和我联系过几次。2017年6月24日上午,杨某给我打电线办理取保候审,我说知道了,让她少掺和案件。到了中午,杨某又给我发短信“高某2是我同学的父亲,能不能给办理取保候审”,我给杨某发短信说知道了,回头看看再说。当天杨某又给我发了几次短信,意思就是“事情办的怎么样了”之类的,我给她回短信说这个案子正在研究,看看情况再说。

  高某2被取保候审后,6月28日上午我调度这个案子时发现案件中的很多证据,包括相关电脑、监控、公司账目在内都灭失了,我感觉这个案子办理中内部出现了问题。我把蔡某叫到我办公室,问他在这个案子中是否存在相关的交易,蔡某告诉我高某1 6月26日送给他20万元,他又把这些钱退给高某1了。我们感觉高某1构成犯罪了,就将其移交给YN县检察院。

  在高某1案交YN县检察院之前,我不知道杨某向高某1要50万元的事情。2017年6月29日上午11点左右,高某1被移交检察院不久,检察长魏某打电线万元。挂了电话后,我紧接着给杨某打电线万元,一开始杨某不承认,过了不长时间我又打了一个电话,杨某才承认,她说想找我给高某2办取保候审,我把她给骂了一顿后让她到我办公室,在我办公室里我又骂了她一顿,然后让她抓紧把钱给高某2送回去,杨某说她和高某2不熟,我撕了一张办公桌上日历便签纸,把高某2联系方式写上递给杨某,并嘱咐她退钱时让高某2写个收到条,还要把退钱的时间提前,不要写真实时间。过了不到半个小时,杨某给我打电话,说她到了YN县DZ镇了,又问我收到条应该怎么写,我就大体说了一遍,又嘱咐她把退钱时间往前提前。在高某2的顺发公司内,杨某将这50万元退给了高某2。之所以把退钱时间提前,一是考虑影响的事,按照真实时间落款杨某就构成受贿了,会对YN县公安局产生不良影响。此外,我当时和杨某还是情人关系,我担心因为这个事查下去再暴露我们关系,既影响了她,更影响了我。

  自我知道杨某要了这50万元后我开始疏远她,我担心我们的这种关系被别人知道,多次和她说不要对外说起我们两人之间的这种关系,也不要说她找了我要求给高某2办理取保候审的事情。

  2016年10月至2019年4月,我任YN县公安局驾驶员,2019年4月至2020年7月,任临沂市公安局河东分局驾驶员,负责给刘某开车。

  2018年初,我开车载着刘某和其家属一起到泰山游玩,住在泰山脚下一个宾馆,刘某到我房间说他经常用156××××0001这个联通手机号和杨某发短信、微信、打电话聊天,聊天内容乱七八糟且很暧昧,这个事要是让他家属或别人知道就不好了,他让我先用着这个手机号,并且嘱咐我以后有人问起来,就说这个号码的所有聊天内容都是杨某和我聊的,这个卡一直是我使用的,一定不要说是杨某和他聊的。刘某就把手机卡给了我。之后,刘某又安排我专门找过几次杨某,让我嘱咐杨某不管是谁问起来,一定不要承认刘某和杨某曾通过手机短信、微信、电话聊乱七八糟、暧昧的内容,如果有人问起来,就说这些聊天都是杨某和我聊的。

  2017年6月20日,YN县公安局以临沂顺发品有限公司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为由,对公司进行查处,我父亲高某2作为公司的总经理和法人代表被立案调查。2017年6月22日下午,我父亲被宣布正式拘留。

  我父亲2015年因肺癌做过手术,被刑事拘留后我比较担心,我表哥王某找到县公安局特巡警大队李某给我父亲办取保候审,李某说杨某和公安局长刘某是情人关系,这个案子得托她办。2017年6月23日上午,我和李某、王某、杨某在饭店吃饭,我把情况说了一下,希望李某和杨某帮忙解决。杨某说这个事得找老大。当天下午三点左右,杨某打电线万给她,下午六点左右,我去中午吃饭的地方把50万元人民币给了杨某。我还把和杨某的通线日上午,杨某带着她儿子,

  2017年6月28日下午,YN县公安局纪委找我了解送给蔡某20万元、李某5万元的事。6月29日上午,在YN县检察院反贪局,检察院的领导询问了我向蔡某、李某以及杨某送钱的事情。6月29日晚上,我被送去看守所。7月5日下午,办理了取保候审。从看守所出来后,我父亲说6月29日杨某到我父亲公司办公室把50万元退回来了,让我父亲给她写了张收到条,但落款日期提前了。

  2017年6月20日上午,YN县公安局特巡警大队出动大量警车和几十名警察,突然对我公司包围检查,带走了公司几名员工。下午,YN县公安局特巡警大队又将我公司的所有办公电脑全部搬走,公司银行帐号及19座冷库全部被查封。6月22日上午我被刑事拘留,6月25日凌晨被取保候审。取保候审后,高某1说通过关系找到杨某,杨某说她能联系YN县公安局局长刘某给办理取保候审,杨某要了50万元现金。

  2013年1月至2019年4月我任YN县公安局特巡警大队大队长。2017年6月份YN县公安局查办顺发食品有限公司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案,刘某局长让我具体负责侦查办理。

  杨某对我说过她爸爸杨立东和刘某关系很好,当时王某为高某2一案找我时,我就说知道杨某爸爸和刘某关系好。

  2017年6月23日中午,王某打电话说约好了杨某在山海情饭店吃饭,高某1也就去了,当时我和王某说我们不便参与,高某1和杨某互留了电线、杨某在饭店吃饭时,杨某让我看她的手机,说刘某给她发信息说事办好了,给高某2办取保候审。当晚就给高某2办理取保候审,25日凌晨一时高某2就被取保候审出来,第二天杨某告诉我的。6月28日杨某说她给刘某送了50万元,中午刘某给她打电线万拿走,我这才知道杨某给刘某送了50万元的事。

  我母亲高则荣和高某1的父亲高某2是亲姐弟关系。2017年6月20日,高某2因为生产注水猪肉的案子被YN县公安局传唤,我表弟高某1让我找人帮忙做做工作,争取早点能把他父亲放出来。我就让李某帮忙想想办法。6月23日中午,我和高某1约李某一起吃饭,吃饭时还有一个女的,李某介绍说是杨某,在YN县公安局指挥中心上班。高某1让杨某和李某在他父亲高某2案子上多操心帮忙,需要花钱的时候尽管说,高某1和李某、杨某互相留了电线日中午,李某又约我、高某1、杨某等人一起吃饭,回来的路上高某1说,杨某告诉他,高某2应该很快就能取保候审出来了。后来听我二舅说杨某把这50万元钱退给他了。

  2017年6月28日上午刘某把我和张某柱叫到他办公室,说高某1因为我们公安局查办顺发食品有限公司的案子向我们公安局的人送礼了。

  我从2010年以来担任YN县公安局纪委副书记至今。2017年6月28日,我在YN县SZ派出所与张某柱、侯某童、孙某余和高某1谈过三次线厂子生产销售伪劣食品被刑拘了,高某1给蔡某送了20万元,给李某送了5万元钱。当日,在公安局小接待室,杨某哭着说她同学高某1委托她办事并给了她50万元钱,让她给走动走动,后来被领导(她没说哪个领导)发现并制止了,领导让她把这个钱赶快退回去,刚开始她想退钱时,对方不要,后来她去找了高某1的父亲高某2把这个钱才退回去,退钱时还让高某2写了一个收到条。领导安排让杨某写了份说明材料,并复印了收到条给了高政委。后来局领导安排我把杨某的情况说明、收到条复印件等材料放到局纪委存到档案盒里了。

  我于2012年12月任YN县公安局党委委员、指挥中心主任,2019年3月至今任YN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2017年6月,YN县公安局查办了临沂顺发食品有限公司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案,该公司总经理高某2被拘留,高某1因行贿被移交YN县检察院。

  高某1被送到检察院之后的一两天,刘某把我和高某先叫到他办公室,说他听说杨某因为临沂顺发食品有限公司案子收了50万元钱,安排我们找杨某谈线万元钱让她帮忙活动活动,后来这50万元钱她没送出去,就退给高某1的父亲高某2了,她还让高某2写了收到条。我们让杨某自己写了一份说明材料,并让她把收到条也复印了。

  我于2017年9月至今在YN县公安局警务督察大队工作。2017年,根据YN县公安局纪委书记薛某伟的安排,我和赵某元、王某晶一起与杨某谈了一次线万元的整个过程自己先写了一份材料,之后王某晶就把这份材料拿给薛某伟书记看了,接着我们就做杨某的工作,让她主动提出来辞职。

  我于2012年3月至2019年4月任YN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2017年,我分管巡警,顺发食品有限公司案是我牵头负责的。2017年6月22日高某2被刑事拘留。后来刘某就不让我参与这个案子了。

  同年6月25日凌晨,高某2被取保候审,高某2取保候审报告材料是6月26日上午开案审会之前,办案人员陈某政拿着这份材料找我补签的,上边的程序他们都是6月24日签的。当时陈某政和我说高某2人已经放了,因为这是违反程序的,我就有点生气,说人都放了还找我签什么字,陈某政说高某2取保候审是领导安排好的,应该是刘某直接安排的蔡某,蔡某根据刘某的指示违规为高某2办理了取保候审。

  我于2011年1月至2020年5月在YN县公安局开车,主要服务刘某元副局长。

  2017年6月25日下午,李某把一箱泸州酒和四条中华烟放我车后备箱里说给刘某元局长。我打电话给刘某元,刘某元说赶紧给退回去。6月26日上午,我在巡警大队门口退给了李某。

  我于2010年10月至今任YN县公安局特巡警大队110机动队队长。高某2的取保候审汇报材料是办案民警陈某政找我签的,高某2办理取保候审可能是领导安排先放人后补的手续,这种情况违反规定程序。

  我于2013年10月至2018年9月在YN县公安局法制大队工作。高某2取保候审汇报材料上我的签字是案件承办人拿来找我签的。高某2是2017年6月25日凌晨办理取保候审释放的。在没有经案审会通过的情况下提前释放了高某2按说不符合程序,但也有特殊情况,必须得主要领导同志同意后才可以先把人放了,再补上案审会程序的。

  我于2015年2月任YN县公安局食药环侦大队大队长,2019年3月至今任YN县公安局警务督察大队大队长。

  2017年6月,我参与查办临沂顺发食品有限公司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案,该案刚开始以特巡警大队为主,同时从刑侦、食药环、法制、禁毒等大队抽调了部分人员,组成了专案组。案件侦查期间因为发生了高某1行贿案件,由特巡警大队转到我们食药环大队。高某2在特巡警大队承办期间先被取保候审了。

  2017年6月份我参与查办顺发食品有限公司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案。高某22017年6月22日被刑事拘留,6月25日凌晨被取保候审。6月24日下午,蔡某说因为高某2身体不好,刘某局长同意高某2取保候审,让我抓紧起草《关于呈请对高某2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的汇报》材料走程序,办案单位法制员王某健、办案单位负责人蔡某、法制大队审核人尹某科、法制大队负责人王某生都是2017年6月24日签的字,分管副局长刘某元是6月26日案审会开之前补签的。所有领导签完字之后上案审会。呈请取保候审报告书、呈请释放报告书这两份材料也是我起草的。

  我于2011年1月至2019年3月任刑警大队打流中队副中队长。2017年6月我参与了特巡警大队的顺发食品公司这个案子。6月24日晚,我和蔡某、张庆峰和高某2谈过材料。谈完材料接着就办理了取保候审,6月25日凌晨就释放了。

  2017年6月我在YN县公安局特巡警大队工作,6月20日早晨我根据蔡某大队长的通知参与查处高某2案。高某2到案后我参与对高某2进行讯问。王某说高某2是他亲戚,让我照顾,给我一张2000元东方超市购物卡。高某2被办理取保候审时用我的数字证书传材料,我不知道谁操作的。

  证实高某2变更取保候审措施是2017年6月24日特巡警大队陈某政呈报审批,值班人员向分管局领导请示汇报同意后予以审批。我们法治大队签批时间是6月25日0时24分,呈请释放报告书时间是0时40分。高某2于6月25日凌晨被释放后,6月26日才提交案审会集体审核,不符合规定程序。

  我于2011年1月任YN县公安局治安大队行动中队副指导员,2016年10月至2018年9月被抽调打击盗采黄沙专业队工作。

  2017年6月28日,刑警大队四中队副中队长张某柱安排我和其他人去特巡警大队把高某1带到SZ派出所谈话,谈话时张某柱和申某海参加。高某1交代给特巡警大队的一个干警送过5万元现金,还买了一箱“茅台”白酒和四条“中华”烟给王某。还交代给蔡某送过20万元现金,蔡某又退回了。2017年6月29日早,把高某1送到YN检察院处理了。

  2017年6月28日,张某柱安排我们到SZ派出所和高某1谈线万元现金,还通过王某送给李某5万元现金,另外王某还让高某1买了一箱“茅台”白酒和四条“中华”烟。后高某1被交给YN县检察院处理了。

  2017年6月28日,刘某安排我和侯某童、孙某余去SZ派出所找高某1谈线很痛快地就承认他给蔡某送了20万元现金。第二天上午,根据刘某安排把高某1送到YN县检察院了。

  2017年6月28日,刘某局长说YN县公安局办理顺发食品公司生产、销售注水猪肉案过程中,高某1向蔡某行贿20万元。随后我们对高某1立案侦查,我让左某海负责开展侦查工作,当天上午左某海和我汇报高某1向蔡某行贿20万元,向李某行贿5万元,此外还向杨某行贿50万元。

  我得知高某1给杨某行贿50万元后,我和刘某说了。当时我们觉得刘某还不错,刀刃向内,严查向他们公安办案人员行贿的事,当时我不知道刘某和杨某有那种关系。

  我7月中旬从浙江大学学习回来之后,办案人员和我汇报案子有关情况时,我才知道刘某和杨某之间关系不正常。

  我于2017年1月至2018年1月分管YN县检察院反贪局。高某1行贿案中涉及YN县公安局的李某、杨某和蔡某。其中李某受贿5万元;杨某索贿50万元后退回给高某1家人;蔡某收受20万元,后来退了;还有YN县公安局其他人员收烟、酒的,后来也退了。

  我于2012年12月至2018年1月任YN县检察院反贪局局长。2017年6月,高某1为给高某2办理取保候审,向YN县公安局部分工作人员行贿,高某1交代了向蔡某行贿20万元、向李某行贿5万元和送刘某元茅台酒、中华烟的事实,还交代了YN县公安局临时工杨某向他索要50万元现金的事。当天中午我就把这个情况告诉了检察长魏某。

  YN县检察院工作人员在询问杨某过程中,她承认向高某1索要50万元现金的事,说这笔钱早已经退还给高某1父亲高某2了,高某2给杨某写了收到条。对于退钱的真实时间,杨某坚决说时间就是收到条上的时间,经询问高某2,高某2也记不清具体退钱的时间,收到条上的时间是按杨某说的时间书写的。杨某要的这50万元,杨某说她曾向高某1承诺她可以找YN县公安局“大领导”给帮忙办这个事。

  当时我们办案人员在高某1个人使用的手机里发现了他和杨某的通话录音,后就把他们之间通话内容打印出来,并让高某1确认并签字。我们办案人员对杨某的个人情况也不了解,我也就没往杨某和刘某之间存在特定关系人这个方面考虑。我们县纪委把杨某的有关问题移交给YN县公安局后,YN县公安局对她也没进行处理,只是换了个岗位,我们开始怀疑杨某和刘某之间可能真的存在特定关系这个事的。

  2017年6月29日,YN县检察院对YN县公安局移交的高某1行贿案立案侦查,在讯问中,高某1交代他因为其父办理取保候审给蔡某、李某行贿的犯罪事实,经进一步讯问,高某1又交代了送给杨某50万元的经过。

  2017年7月3日上午,我们在YN县检察院对杨某进行询问,通过多次做工作,杨某才说她找高某1索要50万元的事,详细过程和高某1交代的基本一致。当时杨某还说这50万元是她打算送给刘某的,但没送成,她就于6月27日把这50万元退给高某2了,高某2还给写了张收到条,还提供了这张收到条。我们认为收到条的时间与真实退钱时间不相符,真正时间应该往后,但杨某坚称就是收到条上的6月27日。后来通过询问高某2得知线日。杨某还交代她收到高某1送来50万元后第二天,她和高某1、李某等人又一起吃饭,期间她告诉高某1高某2快出来了。杨某说过当天给刘某打电话,刘某说他正在研究高某2的案件。我不知道刘某和杨某是什么关系。通过查阅杨某手机,发现她手机中有个号码备注为“老大”,发现她在与“老大”微信聊天时,晚上十点多还在和“老大”聊天,我感觉他们关系不一般。通过询问杨某,知道这个“老大”是时任公安局局长刘某。

  2017年6月23日,李某约我在山海情饭店吃饭,除李某外,还有两个人,李某介绍说王某是他的初中同学,在YN县执法局上班,另一个是高某1,王某是高某1的姑家表哥。李某说高某1的父亲高某2因为销售灌水猪被YN县公安局拘留了,高某2患有肺癌,身体状况不好,家里人都很着急,问我能不能帮忙给办理取保候审,说只要能办花多少钱都可以。我和高某1说这个事不是小事,我自己办不了,我可以找局领导去说说话,需要找局里的“大领导”给帮忙才能办理取保候审。吃饭期间我和高某1互留了电线说“大领导”是谁,但我话里暗示“大领导”就是时任YN县公安局局长刘某。我心里也明白,李某之所以找我帮忙,应该大体知道我和刘某之间的地下情人关系。

  李某让我抓紧给办这个事,还说这个事要想办成,空手去找领导的线要点钱送给局领导,给刘某局长捞点好处。我想虽然我和刘某是情人关系,也能在刘某面前说上线办取保候审也不是件小事,光凭我嘴说,刘某不一定当回事办,加上李某也这样说,经再三考虑,我决定找高某1要些钱。

  2017年6月23日下午3点左右,我给高某1打电线万元现金送给大领导,高某1说需要准备一下钱。在电线说“他一般的东西看不上眼,直接就现金,而且少了他也看不上眼,你(高某1)就准备50万元现金,一次性给他(刘某)‘顶住’;如果他不收的话,说明他不给办,如果收的话,这个事就有谱了”。晚上7点左右,高某1说他把50万现金已经准备好了,我说还在山海情饭店。过了半个小时,高某1打电线万现金的一个绿色帆布袋子递给我,说里面是50万元,然后又简单说了几句“多费心,给帮帮忙”之类的话后就开车走了,这个绿色帆布袋子上印有中国农业银行标志和宣传语,上面带个拉链,都是100元面值红色纸币,每沓1万元,10沓一捆,共5捆,每捆10万元,都用银行的捆扎绳捆好,一共是50万元整。我接过包之后直接放到我车后备箱里。后来这50万元一直放在我车后备箱里没敢动。2017年6月24日,我给刘某打电线的父亲,因为生产销售注水生猪肉被刑事拘留了,高某2身患癌症,身体不好,你能不能给他办个取保候审,刘某在电话里说“行,我知道了”。随后我给刘某发了短信或微信,内容是“高某2是我同学的父亲能不能办理取保候审”,刘某没有回信息。到了下午三四点钟,我又给刘某发了个短信,短信内容大致为“高某2生猪案取保候审怎么样了,行不行”,刘某给我回短信内容“好的,我在临沭,我回单位看看”。6月24日中午,李某打电话约我吃饭,吃饭期间,高某1和李某问我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我就说高某2取保候审正在办,应该快出来了。还让他看了一下我给刘某发的信息和打的电线办了取保候审,人现在已经出来了。

  2017年6月28日下午,李某打电线因为给蔡某送钱被公安局纪委抓了,现在局里正在调查这个事,我当时就很慌张,害怕出事想把这50万元抓紧送给刘某,因为此前只是找刘某说了给高某2办理取保候审的事,没有事先告诉他我收了50万元,也一直没能找到机会和他说明。2017年6月29日上午,刘某给我打电线这个案子上我有没有收人家东西,我因为害怕就没有承认。但仅过了一个多小时,刘某又给我打电话,语气非常严厉的问我到底有没有收高某1和高某2钱物,我告诉他收了高某150万元,刘某当时在电话里说我胆子太大了,让我马上到他办公室。到刘某办公室后,我把要这50万元的情况又说了一遍,刘某非常生气的把我给训斥了一番,说我惹大祸了,也给他带来麻烦了,接着刘某用他桌子上台历上的一张小纸给我写了一个电线的电线已经被YN县检察院带走了,只能联系高某2,让我抓紧把这50万元现金给高某2退回去,我临走时刘某还和我特意强调退钱时让高某2给写个收到条,收到条上退钱的时间提前两天。从刘某办公室出来后,我边开车边给高某2打电话,说我是YN县公安局的,有事找他,高某2说他在YNDZ镇顺发公司,我接着开车到顺发公司高某2办公室,说高某1有些钱在我这里,一共50万元,这些钱是用来给你协调办取保候审的,我现在把钱退给你,你把钱数数然后给我写个收到条。高某2问我怎么写收到条,因为我怕写的“不合适”,就打电话给刘某,问收到条怎么写,刘某电线万元”就行,临挂电话前,刘某又特地和我强调把落款时间往前提前两天。挂电话后,我就按照刘某说的让高某2写了收到条。2017年6月30日上午,高某先把我叫到他办公室,让我把向高某1索要50万元现金的事写个情况说明,把我这段时间来的手机通话记录打印一份,然后再把高某2写给我的收到条复印一份一块给他。从高某先办公室出来后,我到移动公司把我135××××2992通话记录打印出来,然后回办公室把我向高某1要50万元现金的事写了一份材料,之后我到局指挥中心办公室把材料给了高某先,当时高某先和申某海都在,他们让我把这件事再详细谈谈,我又说了一遍。我没有说实线主动送给我的,我是迫不得已才接受的,拿到钱之后我多次找高某1退钱,高某1以各种理由不见我,我找不到高某1所以我才把钱退给了高某2,并且强调这50万元在高某1被YN县检察院带走之前就已经退给高某2了。刘某事先多次特地嘱咐我如果局纪委或者检察院找我了解情况,我一定不要承认在高某2办理取保候审的事上我找刘某帮忙或联系过刘某,还有就是一定不要承认我和他之间的情人关系。

  2017年7月3日,王某兆跟我说检察院来人找我。在YN县××室里,工作人员就询问我向高某1索要50万元现金的事,我既没有承认我和刘某的情人关系,也没有把退钱真实时间告诉办案人员。

  略【裁判观点】本院认为,被告人杨某作为与国家工作人员关系密切的人,通过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利用国家工作人员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请托人财物,数额巨大,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被告人杨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愿意接受处罚,对其可以从轻处罚。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适当。

  【裁判结果】一、被告人杨某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缓刑考验期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

  二、扣押于莒南县监察委员会的涉案赃款五十万元予以没收,由扣押机关予以上缴国库。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 ?
?

上一篇:高山女辅警韩国庆做父老乡亲们的“知心人”

下一篇:水生生态系统